Saturday, December 10, 2005

超HIGH,阿姆斯特丹Coffee Shop

抵達阿姆斯特丹後,我跟Laura說:「走,來去喝杯咖啡,驅除入骨的寒意!」Laura笑著說:「在荷蘭喝咖啡可是要認明正字標記Café,一般被稱做Coffee Shop的店,重點不是賣咖啡!」於是我們穿越了水壩廣場後方的巷弄,經過幾家Coffee Shop,這些Coffee Shop洩出來的新鮮大麻氣味,在寒冬裡格外讓骨幹酥軟。我們最後在王子運河旁的Café歇腳,Laura說:「這才是荷蘭的咖啡館喔!不過許多外國人到荷蘭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Coffee Shop,這是世界少有對大麻開放的國度。」

接下來幾天,我遇見許許多多形形色色的Coffee Shop,有的窗明几淨看得清楚裡頭的陳設與一舉一動,有的則在二樓、在地下室、在一層層黑褐色的玻璃後方。至於風格上,主要分成兩種系列,一種走狂野原野風,從門口到裡頭的壁畫有如走進野生動物園,老虎、獅子、牛、羊和樂融融的處在洋溢和平的壁畫上,呈現地上天國的場景。狂野風裡,亦包括牛仔風格、印地安風格,營造屬於自由的、奔放的想像。

另一種風格則是神秘靈修風。店名常是meditation、spirit、himalaya、goa,流洩出來的是新世紀音樂、宗教音樂、極簡的電子音樂。西藏、喜馬拉雅山、尼泊爾等世界盡頭的寂靜感,是這一類coffee shop營造的氣氛,裡頭的消費者也多是嬉皮的打扮。這一類型的coffee shop比較多一個人去享受草藥世界的旅人,不若狂野風coffee shop常是一群一群的遊伴,有的甚至還有撞球台。

讓人驚訝的是coffee shop也有網咖版。邊呼大麻邊上網和朋友MSN算是一絕,甚至有人透露,在草藥的作用下玩連線遊戲,有一種奇幻的感覺。

晃著晃著,我走到了大麻博物館(The Hash Marihuana & Hemp Museum),博物館呈現大麻的栽種歷史、大麻實用學(過去有些繩子就是用大麻製成)、以及大麻形形色色的品味方式,一次大麻知識學的入場費是5.7歐元。博物館的旁邊是一家種子銀行(Seed Bank),呈現各式各樣的大麻種子,還清楚的介紹栽培方式,培植技巧。銀行的後方是一個溫室栽培的示範園地。綠油油的大麻葉,在鎢絲燈的照射下,伸展七片葉子,青嫩而新鮮。

當然,這些葉片、花朵,只能存在荷蘭,一旦帶回中正機場,米格魯立刻在出關的電扶梯旁守候,麻花嫩葉立刻變成殘花敗草,之後有吃不完的牢飯與牽扯不完的訴訟與官司。草藥世界的輕盈,只在這北海包圍的國度存在著。

 我問Laura:「荷蘭染上毒癮的人會很多嗎?」Laura說:「比例很低,反倒是許多外國人來荷蘭開眼界,玩太兇,會出事的還是以外國人居多。」翻攪著一杯1.5歐元的咖啡,突然想起「上癮五百年」一書裡,對於煙、酒、咖啡、大麻等「藥物」的論述,在這個年代,有誰不對特定的藥物(書中將咖啡、可樂、酒等會讓人興奮舒緩的物品通稱藥物)上癮呢?要不我為何一抵阿姆斯特丹就嚷嚷的要Laura帶我去喝咖啡、為何每天一醒來第一件事就是磨豆子燒熱水煮咖啡。

 咖啡館的斜對角是一家名叫Smart Shop的店鋪,櫥窗是一朵大大的魔菇,霓虹燈管有Fresh的字眼。Laura笑著說:「這個城市很有趣,什麼都有、什麼都可以搬上檯面、理性的包容許多事物,但不保證可以變聰明。」

1 comment:

ray0929 said...

aphasia:
你真是有活力又創作力旺盛,
當我正埋頭兩本書的同時,
好不容易終於偷閒上來,
發現你不僅已從荷蘭回來,
更是早已記下兩篇旅途中的故事!

要努力加油創作喔!
等我忙完,我們就要好好持之以恒地開始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