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21, 2006

最想環遊的世界

沒有去追蹤許過的願望到底有沒有實現,很多時候都是心想事成,想要的東西、想去的地方總有一天會達成,只是時間的問題。所以每當被要求「快許願!」時,腦子常常是一片空白,不曉得要許什麼才好;或是,很應景的許,然後應該就忘記了。

「你去過那麼地方了,接下來要去哪呢?」親朋好友常這麼問。

其實,想去的地方還真多,去過的地方仍想再去。進報社這幾年,雖然看起來去了很多地方,可是大多是蜻蜓點水、走馬看花,在工作的狀態很難把旅行的時間加長、體驗加深,完全不會縮水、打折、變調的體驗應該就是坐飛機與飛機餐.......。那些匆匆一瞥的地方,都是我想再去好好遊賞的目的地。

還想去哪裡呢?

阿根廷、智利:這是從去年就一直在醞釀的地點,如果有時間、有機會,我會毅然決然的前往。「南美浪遊」的作者Ting就在書裡說過類似的話:「不是錢與時間的問題,而是你究竟有多想去,想去就趕快行動,就會達成!」我想,我應該是勇氣不夠吧!曾想過先在秘魯學西班牙文,然後一路往下旅行的旅遊動線。時間?應該要很長的時間吧!多長?我也不是很清楚。旅行的變數那麼多,我怎能去預定一個歸來的時間呢?

墨西哥:開著金龜車、喝著Taqulia、穿梭古鎮。

南極:完全是因為「白色南國」那本書勾勒的世界太迷人,還有對於極地莫名的想像與神往。

埃及:很多人以為我去過埃及,其實沒有。這幾年地中海一帶的國家走的很齊,就是埃及沒走訪過。不過我不急,與其和拜拜掃墓團隨便去看埃及的文物,我想以自己的節奏、方法,慢慢看這個從小就很神往的國度。

伊朗:去年在烏茲別克時,被當地波斯式的伊斯蘭建築所吸引,聽說伊朗的更美,很想去看看那個地方,去看看漫畫家筆下「慾望德黑蘭」的模樣。

雲南:我一直沒有準備好心情去中國,雲南是我唯一嚮往的地點。周遭幾個朋友這兩年陸陸續續去這個傳說中的香格里拉,每個人的體驗都很甜美,那應該是有一天我會到達的美麗境地吧!

柏林:完全都是被朋友簡銘甫「乾杯!柏林大街」勾起的癮頭,想去看歐洲僅剩的波西米亞城市。

印度:這兩年以蜻蜓點水的方式看了印度幾個地方,很想花更多的力氣、更長的時間在這個豐富的國度遊走,比方,坐著火車......

中南半島東方快車:我一直很想從新加坡坐東方快車到曼谷,一路看著中南半島的田園景致,看著二十世紀初旅行者感受過的風景與旅行的節奏。

巴爾幹半島:可能是因為Emir Kusturica的電影「巴爾幹龐克」、「地下社會」裡所勾勒出來的世界,也可能對於羅柏 D. 卡普蘭在「巴爾幹鬼魂」中所記錄的國土、民族崩解的戲劇性紀錄,這個半島是我很想花時間與體力研究的地方。去年去的克羅埃西亞應該是巴爾幹半島最渡假、觀光的地方。

冰島:去蒙古旅行的時候,同行的瑞士女孩一直說著冰島多麼美麗。這個國度常會在腦海閃過,目前尚未好好研究。

東土耳其:近年都是去西土,對東土很神往,那是完全不同的風土與民情。對土耳其的冬天,也有奇妙的嚮往。

東非獵遊:只要去看動物的世界,完全不用理會人類的舉動,真的很過癮。雖嘗試了兩次,還想再去,當靜靜的旁觀者。

提到「再去」就沒完沒了了,願望就先許到這裡。

1 comment:

老丹 said...

也很嚮往東土耳其,但除非土耳其政府及其人民有朝一日承認在1915-1917期間殺害1.5 million Armenian之genocide罪行,我將繼續拒絕踏入這塊灑遍血腥的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