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25, 2008

天津,降靈會


這是曹禺的故居,他最出名的劇本「雷雨」,就是在這個房子裡寫成的。在天津意式風情區裡,曹禺的故居並不是最好看與最顯眼的一棟,只是這一趟走過那麼多名人故居,只有曹禺算我比較熟的「名人」。至少,過去為了應付考試與讀書,他的劇本讀了不少。當時要搜尋和中國當代戲劇有關的資料,他總是前幾筆,而且許多讀戲劇的學生論文題目都跟曹禺有關。完全是個人因素,所以我特地從梁啟超飲冰室繞過來這裡看一眼。雖然無法進入這個房子,但過往的閱讀經驗以及曾經擁有的看戲經驗,讓我對這個房子似乎特別熟悉。
天津的差旅,像一場又一場的降靈會。在馬可孛羅廣場,梁啟超的名字、馮國璋的名字一再被提起,至於「曹禺」對同行的朋友來說是一個陌生而不相干的名字。降靈會的場景也發生在昨天我去瀋陽道舊貨市場時,出租車的師傅看我從這裡離開,問道:「去溥儀故居沒,離這很近呢!」段祺瑞、黎元洪、曹錕這些名字被我塵封二十年後,在這兩天密集的出現、復活,我有如行走在國中課本裡的歷史場景。
這四十八小時,很快的把清末明初的歷史補了起來,可能因為身在現場,原本繁複的歷史情節,現在竟覺得很清晰。天津,的確洋溢異國情調,儘管翻修的房舍往往新的讓人覺得誇張;儘管現在眼睛看到的多是粗糙的複製品,可是他在一百年前的歷史地位,是會讓旅人神往而踏上這個港都。
來到這裡三天了,最讓我覺得舒暢的景致反倒是這個午後,我在小白樓這一帶的行走路線,經過幾個商場的閒晃後,我走到了海河邊,和傍晚出來運動的老老少少一起競走,走過一個又一個美麗的橋樑。回程的時候,我從解放北路走回來,經過了以前的花旗銀行、郵局等建築古典的金融街,剛好遇上街燈點亮,燈火與古典的建築相映,在傍晚的霧氣映襯下,竟有一種詩意。
老實說,過去兩天我對天津有點小失望,不過這個傍晚的小運動,讓我對這個城市又有不同的期待。

5 comments:

Joy said...

回來以後要貼貓喔。
貓長很快,
你這樣常常出去,
每次回來看到多多,
一定很驚嘆他的迅速成長吧。

Joy said...

唉唉,是我,Anary, Joy, 麗姬媽,都是同一個人。

Anonymous said...

你搬家啦^^
上次回台北沒去拜訪你,很抱歉歐。
自從收了你的梅子,一直想說要回送點什麼。

這次來阿德雷得,終於有點熟悉/家的感覺,也交了許多新朋友。

祝快樂。
Ting

aphasia said...

Ting,
別客氣,你喜歡吃就好。
我還是住在那個斜坡上,只是搬下來了,在比較靠下方的那一排,不用牽腳踏車牽得那麼辛苦。
在北京這幾天深深覺得腳踏車是逛這裡最好的工具,在這裡騎單車算是相對舒服的旅行方式。
下次見面再聊囉!
能對一個地方有家的感覺是一件好事!enjoy your time.

aphasia said...

joy&Anary,
謝謝你的關心
立刻貼了一張給你瞧瞧
不曉得她現在長多大了呢
聽說我不在時一直在家裡橫衝直撞搞破壞
看來已經邁入青少年時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