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02, 2009

過橋小旅行 永和

三月,開始陰雨霏霏的天氣。比較起來,二月底的那幾個超級大晴天,好像另一個世界發生的事情。「單車放浪」的作者黃健和常說:「早上起床看到天氣好,就會因為今天是適合騎車的好天氣而開心。」那幾個晴天,我總要抽一點時間把單車騎出門、曬曬太陽,感染二月少見的高溫。

旅行的感覺不在於去多遠的地方,有時候只是換個方式、或是早一站下車、或是搭公車過橋到城市的對岸。我近期比較常騎的景美溪單車道是大學時代前進公館的機車道,以前騎機車對這段昏暗的河瀕道路沒太大的感觸,偶爾會因為對岸城市的燈火而稍微騎慢一點、張望一下。變成單車道後,整個氣氛是不一樣的,沒有引擎的聲響,只有自轉車旋轉飛舞的聲音。上個禮拜都是挑日正當中的中午騎,單車道沒有什麼人,一個人呼嘯過整個河岸,城市安靜的讓人發夢。路程的休息站是出思源路、到咖啡館喝杯咖啡。接著,下午的採訪一一上場。尋常的一天,因為多了單車這段交通形式,心情也變得不太一樣。

一直聽說永和開了幾家很有特色的咖啡館,不過因為懶、也因為被習慣牽制,總是在自己熟悉的區域活動,一想到要過個橋或是捷運多坐一站就感到不安。或許鮮少有在自己城市裡旅行的心情吧,所以總是走固定的路線、去習慣的商店,但也因此錯過在城市裡讓人驚艷的新風景。

單車道因為離水岸近、再加上很容易騎到聯外橋頭,在陽光燦爛的中午,過了福和橋,到了永和。

朋友極力推薦的咖啡館「咖啡意識」在永和福和橋頭,過了橋左轉(或坐公車一過橋就下車),就是這間小巧的咖啡館。老闆Jerry是許多咖啡大賽的評審,這間咖啡館不若台北市區咖啡砸重金搞設計、營造氣氛,它就是一間平易近人的社區咖啡館,顧客是周邊的居民、每一個近來喝咖啡的客人,Jerry夫婦都認識。整個下午,人氣沒有斷過,原因無他,就是咖啡好喝。

 Jerry自己烘焙豆子,他將每顆生豆都撿得很乾淨,殘豆、不完整的豆子他一一挑出來捨棄,再以操作完美的烘焙曲線烘出毫無雜質的咖啡。精密且專注的計算非我這種在家胡亂烘咖啡豆的隨性之人可想像。帶我去的朋友說:「我有一陣子都不敢喝咖啡,因為會心悸,不舒服。可是喝了Jerry的咖啡,我的身體卻沒有不舒服的反應。」Jerry笑著說:「會造成心悸、失眠、不舒服,很大的原因是因為撿豆沒撿乾淨,咖啡豆的雜質多,以至於不好的物質多,進而讓身體不舒服。」

  我很喜歡喝咖啡、對咖啡也沒有太明顯的身體反應。看到Jerry琳琅滿目的Menu,再加上櫃檯後方一罐罐密封罐裝、詳細註明烘焙日期(時間都是一週之內的新鮮豆)的咖啡豆,我興奮的想多方嘗試。Jerry根據我喜歡的口味,煮了一杯Menu上沒有的肯亞傳道士還是修道院之類的咖啡,酸味立體卻不傷舌、每一種味道都很乾淨。

  由於當天天氣實在太熱,很想喝透心涼的飲料,但又沒勇氣點冰咖啡(實在是過去喝冰咖啡的經驗太糟糕,不是太甜就太奶,沒有咖啡味,有咖啡味也是味道混濁的咖啡水)。Jerry看我遲疑,他自豪的說:「我們的冰咖啡不加水、不加冰,現煮、現冷卻,你想喝得話,要等三十分鐘。」我點了,在等待的時光,Jerry跟我們東聊西聊,他說:「永和的生活環境很好,是很純粹的住宅區,我們還有免費公車,你以後可以搭各線免費公車認識這個地方。」

  咖啡溫度降到七度以下後,Jerry端出現煮的冰咖啡。溫潤、甘甜,不用加糖、加奶精,就有豐富的味道。

  最後,看到櫃檯上的百利奶酒,玩心大起的嚷著也要喝一杯,朋友說:「再喝就是這個下午的第三杯!」我們還是喝了,咖啡和奶酒完美的比例,加上最後一層的奶泡,奶泡和奶酒creamy的滋味結合,咖啡柔順溜過喉頭,是這趟過橋小旅行的完美Ending。

  外頭的陽光還是很烈,Jerry的手沒有停過,他貼心的調了特製冰飲柚子酸梅汁當作解暑良方。騎著車,喝著清香的柚子酸梅湯,我最愛的夏天似乎提早到來。一趟過橋小旅行,連季節,也換了。

3 comments:

DJH said...

哇,我住永和這麼久,都不知道那家咖啡館……
嘉宏

aphasia said...

嘉宏
這幾年永和好像冒出了很多東西
前幾天友人帶我去吃頂溪站旁的川菜
味道很不錯。
我還蠻想好好研究這個地方。

DJH said...

那家好像很多美食節目都介紹過
我一直想去不過都找不到機會
倒是文化路巷子裡那個上海小館過幾次(不便宜就是了),這家已經很久了。

咖啡館我去了
個人第一次覺得咖啡真的有差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