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13, 2010

在里斯本聽Leonard Cohen

年初參加中歐旅展的時候,在斯洛維尼亞遇見一個在日本JTB管歐洲線產品的經理,她頻繁的往返歐洲,我問她,那你最喜歡那裡呢?她說:「葡萄牙,即使是自己渡假我都去葡萄牙六次,那裡酒好、食物好、消費便宜。」

暑假的時候,一個亞爾薩斯酒莊主人Bohn偕女友Malinda來台灣打書,Bohn一聽說我要去里斯本,立刻眼睛一亮:「那裡酒好、食物好、消費便宜。」

當我抵達里斯本,立刻被這個城市迷上,落地兩小時,不顧行李晚到的疑慮,兩小時內體驗了酒好、食物好、消費便宜,而且還多一個bonus—加拿大詩人歌手Leonard Cohen要來里斯本開演唱會。我在下榻的超痞青年旅館得知這個消息,立刻衝到對面的Fnac買票、更改葡萄牙的行程。這是第一次離Leonard Cohen那麼近,即使變更機票需要付罰金,但這絕對值得。

九月十日晚上八點,越來越多人從地鐵站Oriente往Pav. Atlantico表演中心集結,地鐵站和表演中心都是1998年里斯本半世界博覽會時留下來的東西,相較於里斯本懷舊的市中心,這個區塊相當現代且時尚。表演場地很像體育館,八點出頭抵達時,覺得好空曠,但越接近九點,人從地面層一直坐到遙遠天邊的三樓(天邊票價15歐元),密密麻麻上萬個人頭鑽動著、安靜的等待,就是要聽這位77歲的詩人唱歌。

九點十五分,Leonard Cohen俐落的小跑步上台,然後半蹲半跪在地上,以低沈近似呢喃的聲音唱著Dance Me to the End of Love,他的聲音、旋律、歌詞就像魔法一樣,讓全場銷魂,跟著他一起重溫一首又一首經典的歌曲。他話不多,最多話的段落就是介紹樂團團員,還一一脫帽露出滿頭白髮和每個樂手鞠躬敬禮,每個敬禮長達十秒,常到樂手都不好意思的臉紅了。

看著他緊握拳頭專注的唱歌、有時候望著不知處的遠方、有時候闔眼吟唱,動作很小,可是每個動作都好有魅力很堅決。唱到Take this Waltz時,全身西裝的他優雅的走著華爾茲舞步;唱到I AM YOUR MAN的If you want another kind of love, I will wear a mask for you,他幽默的摘下帽子、露出滿頭白髮、給一個詭譎的笑。

演唱會唱到半夜一點,唱了四十首歌,安可曲欲罷不能,唱了七首。我平日聆聽的Leonard Cohen,都在這一晚一一複習一遍Everybody Knows , So Long, Marianne , First We Take Manhattan ,Tower of Song, Suzanne……串起了從大學到現在的生活情境。

在聽了一個多禮拜葡萄牙文的旅程中,這一晚是我聽到英文最多且最密集的一天,而且是Leonard Cohen唱出來的英文,特別親切動人,原本在家裡聽CD不懂的字詞,這個晚上,竟然都懂了。


最後一首安可曲,他唱著I Tried To Leave You,最後幾句:Goodnight, my darling/ I hope you're satisfied/the bed is kind of narrow/ but my arms are open wide/And here's a man still working for your smile。深刻的讓人不想離去。告別的時候,他很客氣的希望大家滿意,也希望大家別著涼了,平安回家。很家常的結語,可是從詩人的口中說出來,洋溢暖暖詩意。


半夜的里斯本十八度,但他的歌聲溫暖了大家從表演場走到地鐵站的距離,搭上了最後一班地鐵。地鐵上,大家相視而笑,彷彿說著:在里斯本,我們一起擁有如此美好的夜晚。這也是我在里斯本的最後一個夜晚,也是今年,最難忘的一個夜晚。


*Leonard Cohen今年巡迴演唱會離台灣最近的一場是在柬埔寨金邊,11/27日。

2 comments:

solyeh said...

真棒!Cohen有唱Famous Blue Raincoat嗎?那是我的最愛。

根泉

aphasia said...

有啊!我也好喜歡這首歌,雖然一直有人跟我說Jennifer Warnes詮釋的比較好,但我還是喜歡Cohen的版本,而且他越老唱越好聽。那一夜是精選輯之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