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October 06, 2005

不倫與南美

不倫與南美,吉本巴娜娜短篇小說的書名。很快的把一篇又一篇發生在南美的不倫小說看完,然而讓我花最多時間在這本書的文字上停留的,卻是最後三頁她所寫得密密麻麻的行程。吉本巴娜娜以記流水帳的方式,把那兩個多禮拜每一天的作息,詳細的羅列,幾點起床、幾點吃飯、在哪家旅館落腳、又在哪家咖啡館休息、幾點看到大瀑布……。跟著她的作息、路線,我看著手中的地圖,一條南美之旅的輪廓越來越清楚。

流水帳,算不算旅遊筆記呢?

最近在整理文件,發現一些旅行途中帶的筆記本,有的上面貼著票券、有的畫著陌生人所繪的地圖、當然也有一些旅途上見聞的紀錄。一直以為旅程中的「心情筆記」是日後回憶時最重要的切入點,然而,當在翻這些有些破爛的紙本時,卻發現每天所記錄下來的時間表,讓此刻的我最為好奇。9:00起床、10:30 check out、11:00騎機車去看史前考古地、12:00紅沙灘、13:15抵達Fira吃希臘捲餅、13:50上PC World Internet線上碰到Luka、15:00 Oia的咖啡館吃甜點準備去卡日落的位置……。這是2002年8月4日在希臘小島Santorini大白天的流程。

寫起來的瑣碎感,很不符合大家集體對希臘的想像吧!然而,這些時間點卻是我切入過往旅程的浮標。沒有太多形容詞、太情緒性的字眼,反而可以讓我將一個地方的氣息、環境、地貌回憶的比較完整。因為人的感受會變、想法會變,但是過去已經發生的某一天卻永遠的存在著,是一齣已經編好也演完的戲碼,如果我想找到過去的聯繫,能運用的可能就是最中性、不帶感情的流水帳吧!

後來,我到每個地方,開始紀錄剛抵達的氣候溫度。飛機降落時,我會仔細聽機長報地面溫度、下飛機會稍微注意一下機場標示的溫度:模里西斯20度、喀什干17度、Zegrab12度、吉隆坡28度、羅馬24度、希瓦16度、奈羅比12度、安曼19度、特拉維夫22度、雅典34度……。當台北24度時,我也許可以想起在同樣的溫度裡,我曾在羅馬的食材店裡晃蕩;當16度時,或許我能把自己置身在一片藍藍伊斯蘭教的古城場景中。若能更精準的計算乾濕度,我是否可以重返場景!

村上春樹在「邊境.近境」裡的「邊境之旅」提到:
我大體上,在實際旅行時,不太做很詳細的文字記錄。不過我總是會在口袋裡放一本小筆記本,遇到什麼當場就會一一記下一行行像標題似的摘要。例如:「包頭巾的婦人」之類的。事後翻開筆記本看到「包頭巾的婦人」這句子,就會立刻想到,對了,在土耳其和伊朗的邊境附近一個小村子裡有那麼一個奇怪的婦人……。

翻著流水帳,與一些標題性的字眼,對著曾經拜訪的國度,輪廓越來越深,奇妙的是,他的強度與線條比翻閱照片更為有力。流水帳,應該是旅遊筆記最重要的梗概吧!人、事、時、地、物的瑣碎紀錄,或許是日後創意空間的發想開始,吉本巴娜娜不就靠著每天的流水帳,勾勒「不倫與南美」。

前天,和自轉星球的負責人黃俊隆討論旅遊書的種種可能性,流水帳,應該也算一種吧!只是,只有作者和具八卦特質的讀者,才會對每天的行程表讀出時間外的趣味。

5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aphasia:

我買到了我買了一個島那書囉

後來你一切還順利嗎
我的星球已進入倒立著轉的階段囉
好累
只想能夠馬上擁有一趟旅行
任何地方都好

aphasia said...

你要不要去「那個島」啊?
我剛從那島回來
內心充實
得到徹底的休息

ray0929 said...


你行動力好強
馬上就去囉!
看到你那照片,
我就覺得我們的書真是...
加油!

你去幾天?
一趟行程機票,住宿大概多少?
我要去也只能等明年了(泣)

aphasia said...

我去四天
機票加島上的食宿約15000左右
很有意思的地方

sujin said...

明年回去我也想找麥克去
可以跟你要詳細的資料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