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February 12, 2006

赤裸與天地共舞


當每天每夜的日子都在觸碰電腦鍵盤、眼睛永遠與LCD接觸、耳朵總是貼近手機、嘴裡嘗的不脫便利超商保鮮膜包裡的那幾種菜系,整個人活得科技又化學,屬於人類本質的野性與感動被日常生活消泯殆盡。

就在被四面八方的壓力折磨到只剩最後一口氣時,我買了一張機票,飛向非洲,飛進野生動物的國度──坦尚尼亞。我並非動物迷,逃去坦尚尼亞只是想證明這個地球還是有「自然」這件事!我想走進自然裡,想聽大象遷徙時踩踏在叢林的腳步聲,想在夜裡聽聽獅子嘶吼,想全身融進自然裡,與文明徹底暫時斷絕干係,放肆地躺臥在自然的懷抱中,儘管自然的懷抱不見得純然安全與溫暖。

既然要逃,就要逃去人煙稀少的地方,所以一開始即捨棄觀光客聚集的肯亞、放棄景點與國家公園完善的坦尚尼亞北部的賽倫蓋提(Seregeti)和火山口(Ngorongoron),誰說坦尚尼亞的玩法只有在北邊看動物!於是出了Dar es Salaam機場,我跳上吉普車,一心一意往南前進,進入旅人稀少的坦尚尼亞南部的國家保護區與Selous與國家公園Ruaha,一路住在帳棚旅店內,貼近日昇月落。

住帳棚,是最貼近自然的方式。

或許是受到十幾年前電影「遠離非洲」的影響,總覺得到非洲旅行,似乎就該搭個帳棚、在帳棚外生個火,和心愛的人就著火光玩著真心話大考驗的遊戲。勞伯瑞福與梅麗史翠普在帳棚外、伴著火光、杯光閃爍著火影的跳躍,野性又浪漫的氛圍一直是我認為理想非洲旅行的面貌。

或許,我著迷的是火光吧!那原野大地夜裡唯一發散出溫暖的光源。關於帳棚,電影裡沒有特別把鏡頭伸進去拍,所以也不清楚裡頭是怎樣的風景。

直到我在坦尚尼亞南方的帳棚旅館,拉開帳棚外入門的拉鍊,往裡頭一探,才驚覺原野世界裡的典雅風貌,帳棚旅店的內在風景完全不輸夜裡升起營火的浪漫。當我在這樣的情境裡待上數日時,心,已經黏上非洲大地,不想遠離。

我住的第一家帳棚旅店是在南部國家保護區Selous內的Selous Impala(selous@coastal.cc),吉普車才抵達Check in的主亭子,我就愛上這裡。木頭搭建的亭子外頭放著水牛的頭骨,頭骨倚著的是一路上我最愛的波霸樹(Baobab)。波霸樹的枝幹長的很有戲劇感,很狂野,一副不在意世人眼光的扭轉自己的枝幹,造就令人驚嘆的線條。

走進亭子,沒有明顯的Check-in櫃臺,只有幾張舒服的藤椅讓旅人休憩,辛巴威籍的主人Sean說:「傍晚的時候,可以坐在藤椅上看河流、欣賞日落。」喝下消暑氣的bitter lemon,我發現亭子的古董桌上有一個造型新穎的義式咖啡機,主人驕傲的說:「坦尚尼亞有好咖啡豆,當然要有好的機器來烹煮咖啡。」說完,他立刻煮了一杯espresso,濃郁的香氣飄盪在大自然裡,我第一次聞到espresso和樹林、風聲交融的香氣,那咖啡香有如被還原到最初的身世,味道純粹得令人動容。旅店的大老闆GILI是個五十多歲的工程師,也是個攝影師,拍照歲月長達25年,他最常說的一句話就是:「No Café, No Life!」所以,在Impala Camp有著蠻荒叢林理最好喝的咖啡。

帳棚旅店給我全新的住宿生活體驗,在小而美的Impala Camp只有八個帳棚,每個帳棚可住兩個人,而帳棚內的陳設有如精品旅館。Impala的帳棚是架在閣樓上,所以進入房間時會先爬一個小小的樓梯,因為架高,所以站在帳棚外眼前看到的是樹叢的頂端,可近距離的觀賞鳥巢或鳥類生態。帳棚外放了一個躺椅、一張椅子、一個木桌,服務人員常在小木桌上放壺茶或小餅乾,戶外的小看台亦是也晚觀星的絕佳場地。

拉開拉鍊房間內部的陳設也讓人驚喜,一張舒適、典雅的大床,進門的左手邊是一個仿古的寫字檯,床頭櫃的設計也是走簡潔風,正面是床頭櫃、背面則是置放衣物的空間。再往裡頭走去,洗手台、浴室、廁所的空間也是優雅而溫馨,完全沒有「帳棚」兩字給人的寒酸感,它本身就是一個精緻旅店,只是沒有牆壁、沒有天花板,取而代之的是更接近大自然的墨綠色帆布。在夜晚入眠時可以清楚的聽到蟲鳴鳥叫與河馬的吼聲;在子夜的時候,拉開門廉,迎面的是令人眼神撩亂的星瀑,繁星擠滿天空。

風陣陣襲來,樹梢的枝葉騷騷作響,這樣的聲響很清涼也很放鬆,讓人想好好睡一覺。服務人員問:「需要morning call嗎?」我說:「好,那八點吧!」於是,便昏沈沈的睡去,那一覺有如躺臥在枝葉編織成的柔軟床墊,樹林的清香呵護我一夜好眠。

帳棚旅店的作息是與大自然相呼應的,當太陽出來時,太陽的光與熱,直接傳送在這綠色小棚子裡。不等morning call我就醒來了,懶懶的賴著,心想:「沒有電話,他要怎麼call我呢?」就在賴床賴到快要進入另一個夢時,陣陣咖啡香傳進帳棚內,棚外的服務人員說:「Madame, It’s wake up call!」走出帳棚,發現躺椅旁的小桌子已經擺好了一杯咖啡、一盤餅乾……。

我真喜歡這樣被喚醒的方式。

在這樣的旅店裡,人的作息自然跟著天光走,天亮時自然被太陽的熱度喚醒;天黑時,也隨著黑幕沈睡,跟著自然的節奏,完完全全的和大自然結為一體。以Impala為家的日子,幸運的在一個Safari的上午看到東非難得一見野狗(Wild Dog);也在夕陽的餘暉裡乘著小船、沿著Refuji River做boat safari,跟著水色,看到bee-eater在夕陽下起舞、以繽紛的身影飛翔;也看到上百隻鱷魚靈活的往來於岸上、水中。行船間,不時看到河馬打著哈欠、翻動身體……,然後天漸漸暗下、月亮昇起,一天就是如此簡單而自然。

雖然在Selous看動物看到的總是長頸鹿與飛羚,無法滿足看到許多猛獸的期待(Refuji River另一岸是狩獵區,因此導致動物很怕車子與人,許多動物看到車子都驚慌逃走),但是在Impala 渡假的時光,就是所謂的「幸福」吧,優閒宜人的情境讓人不會太過急躁的要看到大批獵豹獅子,反而會靜靜的觀賞自然之美,珍惜每一個生命的千種姿態。

離開Impala到Ruaha時,在另一家帳棚旅店MDONYA收到GILI空運(內陸小飛機)來的兩包咖啡豆,濃濃的咖啡香在行李散發,跟著我的整個坦尚尼亞旅程,不斷勾起對於Impala Camp的美好回憶。

自然的過於夢幻 在月光下沐浴
我以為Impala的住宿經驗已經是帳棚旅店的經典享受,當我拉了一天半的車程、中間還在Iringa住了一晚黑的摸不清楚方向、搞不清發生什麼事情的旅店,終於一路被坦尚尼亞的爛路搖到Ruaha國家公園。到Ruaha時,我已經被漫長的路程搞得身心俱疲,即使眼前有22隻獅子,也激不起我的興奮感。獅群為了躲烈日,全部懶洋洋的躺在樹下,完全沒有萬獸之王的英姿,我也在一片無精打采的氣氛裡抵達下榻的另一個帳棚旅店--- Mdonya Old River(malcolm@coastal.co.tz)。

驚喜,就在我拉開帳棚的拉鍊之後。

相較於Impala,Mdonya野的讓人讚嘆。

它是搭在地面上的帳棚,前半段床、古董桌椅的氣氛和Impala相當,但是往後一看盥洗空間,我吃驚不已!它的馬桶與淋浴空間都沒有帳棚頂,只是四面用帳棚帆布圍起,抬頭一望是藍天與高高的樹枝稍稍遮蔽。

在這樣的空間裡淋浴是一件再過癮也不過的事,每個夜晚,我都就著月光洗澡,如實的沐浴在月光下,情境夢幻到自己都以置信。而這一切,都是自然給的感動,只因為:我已經太久太久沒有在枝葉下、風聲裡洗澡;太久太久沒有在開放的空間裡賞月、沐浴。某個夜晚,我醒來到帳棚後方的盥洗區如廁,稍稍抬頭,只見頭頂上是密密麻麻的星星,就這樣坐在馬桶上,愣住了。

在這個沒有牆的情境裡,人和自然貼近,也和人貼近。由於用餐是所有房客一起吃(加起來也不超過15人),每到吃飯時間就是交換各國情報的時刻。從自我介紹、台灣簡介到工作到各國政治、選舉,小小的帳棚旅館,每晚上演著國際版的全民亂講。成員有飛來歇息的法國機師、從英國隻身來此渡假的六十多歲婦人、以及兩個從義大利來這裡放浪的中年女子。這兩個中年女子在此一住就是兩個禮拜,每天過著自然醒的日子,幾乎天天穿著睡衣在營地裡晃來晃去,根本不在意一天要出門看幾次動物、有沒有看到肉食性猛獸。

她們說:「渡假,就不要期待太多,才會快樂。我們只要住在這樣的旅店,就很開心,才不在意要不要出門看動物!」

她們可以整天待在旅店的帳棚大廳(其實也不大,放了兩張桌子)、帳棚小小圖書館,聊天、抽煙、打瞌睡,然後,很快樂。晚上,再聽聽我們這些「循規蹈矩」乖乖出門看動物的旅人的獵遊心得。

因為營地電力有限,所以住帳棚旅店的作息要跟大自然一致,趁著天光在時,做一些需要眼力的事,天色暗沈就是休息時分。每到傍晚,所有的旅人都會聚在吃飯的棚子,喝著啤酒、看著紅霞、等著晚餐。晚餐注定是燭光晚餐,因為沒有電;也因為晚上沒有什麼事好做,所以晚餐總是吃得特別長、聊天聊得特別盡興,雖然大家操著不同國度的語言,可是心與心的距離,在這般情境下,好靠近。

逃去坦尚尼亞南部,雖然所費不貲,但是他將我回歸到最原始的樣子,在最原始的情境裡,開懷的笑、感動的哭,緊緊的貼進自然,每一個吐納都有著活力與野性。

新的我,於焉誕生。

5 comments:

y said...

wow! these are very cool places. do you have any suggestion where to find these dtails or how to arrange it.

nice blog
best

Sujin said...

野孩子!!!
真替你開心

總是來這歇息
因為廣闊

aphasia said...

sujin,
你何時回來啊
在53的blog看到你的照片
還是一樣美麗動人

aphasia said...

y,
帳棚旅店住宿費用昂貴,一晚將近300美金,含三餐與看動物的交通。到坦尚尼亞要有一天預算約一萬元的心理準備(含國際機票)。不過當地的私人飛機Coastal有包裝坐小飛機來往南部各地點(坦尚尼亞太大,從Selous拉車到Ruaha就要兩天),配合住宿帳棚旅店的包裝,價格比較經濟,而且也可以省去舟車勞頓的疲憊。可上這個貨運公司的網站查詢http://www.coastal.cc/,它們也是這兩個帳棚旅館的經營者。
在台灣可以諮詢:
中華民國旅遊資訊協會,他們可安排坦尚尼亞、肯亞帳棚旅店的住宿與相關遊程,詳情可電02-27818386。也可以上旅遊協會負責人個人的blog:http://www.wretch.cc/blog/wildcats
留言給他,請他幫你訂

Anonymous said...

我五月畢業回來的時候
你在聖母峰上的基地營吧
要加油準備喔
體力要鍛鍊 安全要注意呢

回來的時候通知我吧!!!!
到家裡來(好陌生的名辭)
M和我做菜給你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