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February 19, 2006

春天,去南半球的酒莊


原訂計畫是這樣的:此刻,台灣的春天,智利的夏末秋初,在智利探訪一間又一間的酒莊......,那應該是全力的享受離職的自由吧!

和南美擦身而過,在2005年的聖誕節。過完農曆年,我仍在報社工作,仍癡癡的看那條插進南極的曲線。

這六天,我如願的到南半球了,但是,是在智利的另一面---澳洲。在澳洲酒莊Barossa Valley採訪,時間非常短、行程乾燥又空洞......。一路上,紅酒一杯又一杯,把應該去智利喝的份量喝回來吧!

老天爺,還是應了我的願。讓我去了南半球的酒莊。感覺上,這個願望給的很敷衍,不過也就是如此了。

匆匆的當了南澳的過客,說不上喜歡,也難說討厭,完全無感。或許,幾個月後,我打開Penfold的Shiraz,會想起這三天三夜的香氣吧!

2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你離職了嗎?
那我們三月相約南美洲如何?
我長長的spring break.....
很想逃離Minnesota的寒冷.....

Jessie

aphasia said...

Dear Jessie,
唉!沒有。
三月很適合去南美耶......
沒用的我還是被生活綁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