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February 15, 2007

不過是繞了地球一圈


 到底什麼是環遊世界?一定要一次把地球繞完嗎?一定得買張環球機票才是環遊世界嗎?環遊世界從過去到現在都是人們的夢想,當然也是我的夢想,只是我沒有想過要一口氣把地球玩完就是了!

 2006年的旅遊書裡,看到好多本環遊世界的書,幾乎都是旅人們環遊世界回來出版的書籍。這些書對作者來說,一定是很重要的紀念品,但對讀者來說,可以看的,其實沒有幾本,我想,沒有多少人想看西班牙簡介、希臘簡介、巴西簡介、美國簡介……,許多書,只對作者有意義、燃不起讀者對世界的熱情、甚至也無法改變大家觀看這顆地球的態度。

 環遊世界的終點,就是出一本旅遊書嗎?

 曾幾何時,旅行也成了一種「商品」,必須被航空公司的機票限制綁住、被當地觀光局的行銷操縱所左右、被旅遊指南所控制,儘管是環球票,也沒有絕對自由自在的自主性!

 旅行不應該是趕時髦、趕時間、趕進度、趕造訪的國家數字,這些次數或許對一些人有意義,但對我來說,沒有任何份量。進入百國俱樂部,但每個地方只去兩三天、沾醬油沾一下,就足夠了嗎?護照多一個戳記就讓人生多了點價值嗎?五天走南美20國就算到過南美嗎?以上問題標準答案都可以答「是」,只是「是」之後,還是很空虛啊!因為,旅人只是像坐著高鐵觀光,快速的從A到B,那A和B之間發生了什麼事,都是空白。

 今天和陳守忠聊了關於「環遊世界」這件事,他說:「就用一輩子慢慢玩就好,不用急啊!為什麼要趕進度!我們面對的是自己,又不是想要靠旅行賺錢或成名!」他說的很有道理,只是,越來越多人都想靠旅行成名、然後出書、上電視,最後變成「達人」。於是,達人滿街跑。

 我一直很佩服可以堅決的、任性的以自己的方式旅行來面對世界的旅人,像是在印度晃了大半年的怪老頭,之後他還去了印尼晃了三個月,他完全像個變色龍,到哪裡就會像那個地方的人。我也佩服一直去拜訪同一個城市,把那個城市當作自己的另一個化身的人,像簡銘甫跟他的柏林,與從柏林延伸出來的歐洲世界。他們看到一般旅行者沒看到的面向,投入不同的移動的感情。當然,最近出版的旅遊書「不去會死」的作者石田裕輔也是讓我極佩服的旅行者,從上班族變身為在海外遊蕩七年五個月的旅人,以身體踩踏單車、以及各種勞力面對這個世界。旅行,是一輩子的事,不用趕在30歲以前完成啊!

 環遊世界的方式很多,我喜歡的是,慢慢的走、慢慢的看、慢慢的玩。隨心所欲,去自己想去的國度、看自己想看的世界模樣。

4 comments:

老丹 said...

To me, traveling is to find a lost 'state of mind'. I'm a different person when I'm in Tuscany or Alsace. And recalling my trip to one of those places puts me in a distinctive mood and develops internally a unique color or icon. I guess, the urge to keep traveling is similar to reading books. If our purpose is so that we can brag we’ve done that book or place, the real joy and meaning will never come to us. Only when we let the whole process unfold and serve its real purpose - that is, to discover our inner self, then that experience becomes part of us and defines who we are. In my case, my each trip never ends - my Paris Syndrome is an everyday calling, urging me to go back and continue my journey. So now when I bought some Coffee Éclair from La Maison du Chocolat on Madison Avenue I felt like I’m back at my favorite Parisian boulangerie "Paul". And since I often followed a wine road, now whenever I enjoy a glass of Grüner Vetliner, Gewürz, Riesling or Müller-Thurgau, it brought me back to one of those Viennese wine taverns, Riquewihr’s sleepy vineyard, or wandering again on Rothenburg's cobbled streets. That feeling is certainly much more rewarding than a passport stamp...

aphasia said...

老丹,
你說的真好!
講到我的心坎裡了。
是啊!護照的戳記又代表了什麼呢?
重要的應該是心理的風景吧

阿家 said...

如果蜻蜓點水一次就玩完了
那以後不就無聊了? 沒什麼值得期待了?

如果環遊世界之旅只是每個國家沾一下
那何不把時間線拉長
用一生的時間來實現呢

所以
非常贊同妳的想法啊 :>

motwo said...

可以轉載這篇文章到我部落格嗎?發人深省的想法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