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19, 2007

謎樣,威尼斯



回來數天,在幾天腦子空空不是吃就是躺的日子後,此刻終於有心情想著幾天前的旅程----威尼斯。

第二次造訪,她仍是一個謎。對她的期待與她給我回饋的方式,竟是難以找到對應點。問我去看嘉年華有沒有滿足到,其實,並沒有我想像中那麼讓人熱血沸騰、那們讓人振奮、那麼讓人覺得華麗絕美,但,不代表不值得。在觀光客,尤其是情侶們從四處湧來,一個人獨自在這裡行旅四天、住著典雅高級連自己都不敢想像的飯店,有許多真實的孤寂,也有許多處於虛幻的迷幻感。那四天的日子,就這樣虛虛實實的過完。我有如在聖馬可廣場的獵遊者,拿著相機,清晨、上午、中午、下午、傍晚、夜晚,跟蹤一張又一張謎樣的臉孔。總覺得自己已經拍得很夠了,但是就在將相機收進帶子的那一刻,又有奇異的畫面在我眼前,可能是人、可能是景、也可能是無時無刻飄來的薄霧,讓我索性一直掛著相機沒闔上鏡頭蓋的相機,繼續穿梭在謎樣的水上城市裡。

威尼斯的美,絕對不是只有聖馬可廣場、也不是嘆息橋、道奇宮,再次走訪,讓我著迷的是無法定義的謎樣。San Marco4553,這是我幫一個朋友找的飯店地址;手寫的Rialto與pz. Roma,像是一個又一個的暗號,指引旅人走往景點大方向.......,但往往跟著小巷一走,又有一種迷路的失落感,但在確定自己迷路要問人時,又有奇異的地點箭頭再眼前出現......。朋友說:「威尼斯會讓人迷路,但不會讓人找不到地方,只是要花多一點時間找。」

從佛羅倫斯一路往北走,威尼斯是這一趟吃起來最貴、人又最冷淡的地方,儘管街頭的觀光客是最擁擠的。我在華麗的大飯店裡找不到歸屬感,早餐坐在大運河畔吃著火腿也無異常的幸福感,當然,這絕大部分都是我心態上的問題。但,這回,我還是找到一個秘密基地----在Rialto橋旁的市場,那兒有家紅酒小吃攤,一杯紅酒一到兩歐元、火腿三明治1.4歐元,還有一些小點心。夜晚市場廣場有幾場爵士音樂會,喝著酒、跟著音樂舞動著,那一刻,我忘了還要回到廣場跟蹤一個又一個面具人、忘了威尼斯的假面,只感覺到當下亞德里亞海襲來的晚風是多麼愉悅。

3 comments:

老丹 said...

謎樣,因為這是個帶著面具的城市。下沉中且易淹水的威尼斯,許多人說一生中至少應造訪一次,但我想一次就夠了。當然我仍舊懷念無目的地徒步漫遊威尼斯無數的小橋流水,教堂,campi & Piazzas (威尼斯很難讓人迷路,因為街頭巷尾到處都有往Ponte di Rialto及Piazza San Marco的路標)。祇是Grand Canal 兩畔的palazzi多已緊存華麗的門面,更讓我卻步的是白天湧入連綿不絕的觀光人潮 - 它本地居民因持續攀升之物價早已逐年外流。入夜後人去樓空的寂靜反倒是威尼斯較為真實之面貌。鄰近的小島Burano,五顏六色的漆牆顯得有些俗氣。雖是標榜百年手織品重鎮却也販賣大陸貨。另一較為樸實的Murano島,其玻璃商品依舊讓人目不暇給,祇是小心別買到魚目混珠的波蘭或捷克製品。我當時依義大利同事建議落腳在離威尼斯20分鐘車程的Mestre,反讓我較易觀察多數威尼斯人更寫實之生活脈絡。
若有機會再回北義 我的Wish List會是Vicenza, Bologna, Parma & Ravenna.

老丹 said...

Oh, I also meant to say that the titled photo is really COOL!!!

aphasia said...

To老丹
這回我在威尼斯待了四天,在最後一天時覺得異常空虛,眼前的一切假到讓人作嘔......
後來,我去了鄰近四十分鐘火車車程的Padova,造訪了義大利最具盛名的溫泉區Terme Eugnee,過了三天愜意的山野溫泉假期。朋友說再往北走兩小時就可以抵達阿爾卑斯山風景區,那條往山延伸的公路,美麗異常。下回有機會再去義北的話,我會往那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