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06, 2007

大家都有北京朋友

很匆忙的要被派去北京出差,在萬分焦慮的時候,MSN上一串北京掛的網友全部都顯示離線,原來漫長的五一長假讓她們一一去渡假了,才沒有那麼不幸,需要掛在網路上陪我聊天。所以這幾天,我急尋北京人,沒想到東問西問,幾乎每個人都有一名北京友人,就這樣串起我到當地的採訪網絡,人生真的很奇妙。

我先是跟七年未謀面同學「球」聯絡上,她嫁到北京,今年又生了一個女兒。過去我們曾合作一齣戲「女人家」,那也是我到目前為止唯一一齣舞台劇,後來,我們兩個女人,就踏上不同的命運。這幾年都是靠簡訊稍微聯絡,前幾次去北京也沒有特別去找她,但這一回,突然想起她,靠著多年前的email,我們聯絡上了。她就變成我到北京的地一頓晚餐的同桌飯友。

和「球」接上線後,我的急尋北京人行動變得很順,這兩天聯繫上銘甫的朋友「---雕刻時光」的老闆「庄仔」,敲定咖啡館採訪事宜。昨天在「雅途」劉大哥那,碰到在北京當台幹的Joyce和法藍,我的北京採訪圖像越來越清晰。昨夜,蘊慈和惠玲捎來了北京朋友的聯絡方式,採訪的素材變得很豐富。

現在只缺跟奧運有關的人。

一直以為五月會很閒散的,怎知一個北京,讓我這幾天轉得像陀螺,睡相也如陀螺轉來轉去。但朋友的「北京朋友們」讓今夜的我,終於可以安穩的入睡了。

2 comments:

solyeh said...

麗如:

永智這一陣子也在北京,他也和你的《女人家》有所關連──其中的演員,想必你已安然回到台北,下次如再去北京,可以找他。

根泉

aphasia said...

根泉:
剛回到台北
看到你的留言
不禁大嘆:怎麼大家都在北京
北京很大,我繞了十天也沒辦法看全
但那兒的人卻說北京很小
常兜一兜就把認識的朋友兜在一塊
我就在採訪的途中,碰上以前的一個學妹
真的很奇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