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November 01, 2007

中國霧煞煞

我在北京機場癱瘓的那一天出現在北京。

週末,因為北京大霧,大連也是濃霧不散,本來打算從大連搭飛機去北京香山看楓葉的我,被困在大連機場,插翅難飛。打算坐10個小時的夜晚火車去北京,但火車早就客滿了。後來想搭12個小時的客運去北京,但是因為濃霧,高速公路也封閉了。我只能在大連機場耗著、等著,期待霧能快點散去。

機場擠著歸心似箭的旅人,南方航空草率的把大家安排到離機場將近一個車程的機場旅館,航空公司的人沒跟著來,連巴士司機都不曉得要把我們開去哪裡。在傅家莊的海灣繞了三個旅館,才找到航空公司的指定旅館。沒有人統籌住房事宜,慌亂的旅人與不明究理的旅館業者一起在旅館大廳繼續耗著。好不容易進來房間,倉促的敲門聲要我辦理退房,因為飛機「可能」要飛了。要拉了一個小時的車,到了機場。霧更濃,然後是漫長的等待,南方航空沒有任何表示、暗示與提示。半夜十二點,由於北京機場的霧太濃,大連機場取消所有飛北京的航班,機場關閉。

我們又被送到巴士上,沒有航空公司的人陪同,只見燈暗後的機場,走出一大票南方航空的人員,他們開心的上了另一台小巴士,揚長而去。這一架飛機的旅人,在今晚,要去住第二家「機場旅館」,在大連灣附近,在酒家林立的區域。半夜,卡拉OK的聲音一直轟炸著住在廉價旅館的無助旅人。

清晨五點、七點,都被叫醒、被通知:收拾行李,飛機可能要飛,可是都沒有。最後早上十點,回到一片白茫茫的北京。霧依然很濃。大連北京原來一個小時的航程,我折騰了十五個小時。

機場災難繼續。北京機場擠滿了憤怒的人,航空公司都是要退票的旅客。我沒想到我也要在這長長的退票人龍中。

舟車勞頓讓我放棄了紅葉想要直奔台北,結果在櫃臺check in時,被告知東方航空飛濟州的航班全部取消,要先飛去上海、再飛濟州島,最後才能飛台北。回家的路怎麼那麼長。天色越來越亮,被塞住的飛機開始起起降降,我問櫃臺小姐:「東方航空為什麼取消?」她冷冷的說:「不知道。」

偌大的機場,很難靠一個問句解決問題。

轉了好久,我終於回到台北。到遠東航空的營業處辦理退票手續,我問和藹的服務員:「為何東方航空會取消航班呢?」他笑著說:「我們永遠不知道中國的航空公司為何取消。」

一團霧一直存在。不重要了,因為我回來了。

務實的教訓與各位分享:購買中國航空公司的機票,一定要刷卡購買,信用卡的「旅遊不便險」用到的機率極大!

1 comment:

Yifan said...

你好,
你還在大連嗎?我很喜歡讀你在中國時報上的旅遊咨詢。我是大連人,在那裏住到十歲,然後來了美國,現在在上大學。我今年夏天剛剛去了大連一個月。我想推薦幾個在大連我很喜歡的去處。
1。濱海路:大連最美的路,依山傍海,走在上面一邊是高大翠綠的青山,另一邊就是浩瀚蔚藍的大海。大連人都喜歡到這裏來拍婚紗照,以示“海誓山盟”之意。如有時間,徒步走濱海路是最好的,可以細細的品味美景。如時間有限,可以達計程車,讓司機在比較漂亮的幾個景點停一下。濱海路一共分三段:
-濱海東路:從海之韻廣場(東海公園)到老虎灘,此乃濱海路之至精化路段。
徒步大約需要一個下午的時間。(到老虎灘就有2路公車回到青泥窪橋市中心)。一路上景色都很美。路過棒棰島(國賓館),如果沒有接待貴賓的任務,是開放給遊客的。這是一個非常漂亮的國賓館。裏面有海邊高爾夫球場。
-濱海南路:從老虎灘順著濱海路往西走,到傅家莊這一段就是濱海南路。徒步需要同樣的時間。這裏的山比東段要高,所以感覺比較峻峭。這裏新修了路邊的行人用木板小路。沿途很多海水浴場(要下很多蹬樓梯 但是下到底以後眼前便出現一個莫大的沙灘,背後便是陡峭的群山)
-濱海西路倒是很一般

2.勞動公園:是大連市中心非常大的一個公園。猶如臺北的大安森林公園。青泥窪橋入園,地勢便一直升高。到勝利路出口的地方便是一個觀景臺。從此往下俯瞰可以看到整個市中心以及勞動公園。此景便是大連之明信片。勞動公園內的巨大足球是大連的市標。

3。南山:此處是以前日據時代日本人聚居區。房屋也都是日式小樓。不要去政府打造的南山風情一條街。去的話先去兒童公園(非常漂亮的一個小公園)然後順著五五路往山上走。七七街是最有日本風情的林蔭小道。此外在沿著五五路往上,沿路延伸出的小巷也充滿了日本味。

4。旅順:甲午/日俄戰爭遺跡:
-東雞冠山堡壘,炮臺(到處都是),日俄監獄
-從白玉山之白玉山塔可以俯瞰整個旅順口(沒有霧的時候)。

5。最林蔭的道路:高爾基路-路兩邊都種了法國梧桐

大連有一種本土小吃:燜子
是用馬鈴薯/紅薯澱粉作成的。在小吃攤裏用油煎脆,在澆上由大蒜和芝麻醬做的醬汁,那滋味讓大連人人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