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08, 2009

就是要Guinness

在台灣很少人會這麼喊:就是要健尼士,不過在愛爾蘭,「健尼士」是天天掛在嘴邊的一個字。

 這不是酒商廣告!因為在台灣也喝不到真正的「健尼士」味道。過去一個多禮拜,我的體液裡多了一種成分:健尼士(Guinnes)。它是愛爾蘭的認證章、悄悄的安裝一個生理時鐘在體內,每到傍晚六點就得認分的推開厚重的酒吧大門、站在擁擠的吧台邊,大喊:健尼士!

健尼士是紅色的

 在台灣,一直把健尼士歸類於黑啤酒,由於有一種類似感冒藥水的甜味、再加上不夠痛快的苦,讓我很少把它列入啤酒酒單中。況且黑嬤嬤的鐵罐包裝,很容易聯想到很解High的ZERO可樂,於是一并打入冷宮。

 站在北愛爾蘭首府貝爾法斯特(Belfast)的古老酒吧Crown Salon吧台前,正在躊躇要點什麼好,熱心的愛爾蘭人菲爾幫我點了健尼士,我皺著眉頭說:「我不喜歡喝黑啤酒。」菲爾說:「健尼士不是黑的,是紅的。」把酒杯高舉、對著昏黃的吊燈,看來如黑色墨汁的啤酒竟呈現珊瑚般的寶紅色,我真的是誤會它多年。

九十七秒的夢幻沈澱

 綿密的泡沫、順滑的口感讓我驚嘆不已,藥水味、苦澀味完全消失。老酒保麥克說:「罐裝的健尼士運送到台灣可能因為搖晃的關係、保存的方式、品味的形式而讓口感打折,一般來說,我出了愛爾蘭也不會點健尼士,出國的健尼士已經走味了。」

 走味的最大關鍵就是少了沈澱的程序。健尼士的初體驗美妙的讓我再追加一杯,麥克爽快的答應、把酒注入酒杯約八分滿,突然停住,接著他忙著吧台的瑣事。性急的我,問菲爾:「他怎麼不趕快把酒斟滿、趕快拿給我?」

 菲爾笑著說:「不要急,你注意看杯子裡的變化。」只見品脫杯(pint glass)裡一陣風起雲湧,杯中的健尼士呈現牛奶咖啡色,有如沙塵暴般在杯裡像煙火一樣炸開、然後安靜了、靜靜的呈現透光的寶紅色。九十七秒後,菲爾才注滿酒杯,品脫杯上方十分之一的部份都是綿密的泡沫。菲爾說:「每一杯健尼士都要經過九十七秒的沈澱手續,讓分子安定,最後才能注滿上桌。」

不同酒吧不同風味

 健尼士是很「人性」的飲料,離開愛爾蘭就變不同的滋味,甚至換一間酒吧味道也不一樣。在都柏林Isaac Hostel工作的偉恩說:「都柏林有七百間酒吧,就有七百種健尼士的味道。」

 以我的體力與酒力只能造訪百分之一的酒吧,的確,每一間的滋味不同,靜置的時間、酒杯裝呈的角度,都左右了一杯健尼士的味道。有一間酒吧還把我的健尼士注入了幾滴桑椹汁,滋味更是順滑。除了啤酒本身,酒吧的氣氛其實也左右了健尼士的味道,在觀光客聚集的Temple Bar,健尼士是明亮順口的;在古老的International,健尼士有陳年的滋味;作家們喜歡的Davy Byrnes,則如飲下艱澀的尤里西斯,讓人暈眩。

 在都柏林機場2號登機門旁的The Gate Clock酒吧喝下最後一杯健尼士,一想到離開愛爾蘭就沒有這樣的滋味,不禁惆悵了起來,還好有健尼士,讓我見識了在連日暴雨中仍讓人平靜的愛爾蘭風情,尤其在隆冬時刻,健尼士才能彰顯愛爾蘭人溫暖的一面。Slante!(Slante是愛爾蘭蓋爾語乾杯之意。)

4 comments:

阿貴 said...

哇!好棒!
我也好想喝喔
下次要記得打包回來喔

stripeboy said...

你在愛爾蘭喝的是正宗Guinness Draught,跟在超市常見的黑色罐裝Guinness Foreign Extra是兩回事來的。後者據我所知多是由馬來西亞釀製,酒精度較高(因為要運送到遠方的關係?),味道也較苦。在香港的愛爾蘭酒吧所提供的Guinness Draught則好喝多了,可是我未到過愛爾蘭,不知道這是否正宗的味道。如果你在某些超市見到有罐裝或瓶裝的Guinness Draught,那味道更淡,我覺得仍不及酒吧所提供的Guinness Draught!

aphasia said...

Dear Stripeboy
謝謝你的告知
我回台灣試了幾次Guinness味道都很淡
原來是這個原因啊

aphasia said...

阿貴哥哥
有些東西一定要現場品味
打包就沒那麼好喝了
在台灣金牌就夠好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