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February 18, 2010

再訪南極前

如果有第二次機會,就代表這件事對自己可能有莫名的意義。

從知道能再訪南極,到出發的前一晚,將近兩個月的時間,我一直在讀和南極有關的書。能重返白色沙漠真的是一件很神奇,近似神祕的事情。尤其這幾天台灣特別冷,不禁覺得自己是不是頭殼凍僵了才答應這次的遠行。

「怎麼會想再去呢?」這是普遍的疑問。

對許多人來說,南極是一個「地點」,一個冰天雪地空無一物的遠方。其實南極大陸極大,比歐洲大陸還大。那麼廣袤的地方,被統稱「南極」。對他一知半解是天經地義。就像我第一次前往南極半島,也覺得那不過就是一片白茫茫的世界,沒有在閱讀上下太大的功夫,完全是看風景。當自己置身在白的很有層次的冰山前、藍的很複雜的冰的世界前,才驚覺自己書讀得太少、認識太淺。南極,不只是看企鵝而已。

這回要走另一條路線,將有長達三個禮拜在船上,從福克蘭群島開始、再去南喬治亞、南極半島,路線極像謝克頓船長的堅忍號行程。謝克頓1914年的冰海歷劫700天是傳奇之旅,這一趟算是瞻仰傳奇之路。

很怕浪費錢,狂K了一些書:冰海歷劫700天、白色南國、老巴塔哥尼亞特快車、勇闖企鵝王國、世界最險惡之旅。越讀越發現南極不只是一片荒蕪、不是沉默的大地,一切的紛爭、慾望都藏在冰山之下,我們永遠只看見冰山一角。

出發前,阿根廷和英國又對福克蘭群島起了紛爭......

2 comments:

Chien-han said...

Dear學姊,新年快樂!!試著要跟你聯絡,不過手機總是不通,是換號碼了嗎? 劍涵:)

aphasia said...

劍涵
新年快樂
我出門了
回來再跟你聯絡
不過就已經是春暖花開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