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10, 2009

和獅子一起散步


從非洲回來一個禮拜了,然而作息仍停在南半球。在台北,我一天內所使用的燈泡數量遠多過我過去兩週在非洲使用的燈泡數。

能完整的過兩個禮拜沒有水,只有溪水;沒有電、只有陽光和星光;沒有旅店、只能天天搭帳篷露營;沒有廚房、只能升螢火在厚重的鐵鍋上烹煮......,這樣的日子,現在想來竟非常夢幻。

整趟旅程,最美的就是夕陽和星光。行旅的時候,正逢農曆月底與月初,因為帳篷是紗窗式的,因此天天可以看著星星入眠。也因為沒有「電」,日日過著日出而做日落而眠的日子,和泥土和大地,貼得很近很近。

若問我這一路到底看了什麼景點,我倒無法立刻回答,只清晰的記得一個和獅子一起散步的早晨、一同穿越原野,在我本來沒抱任何期待的辛巴威。

1 comment:

Rebecca said...

很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