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anuary 23, 2009

爬5000階到馬丘比丘


我也是衝著馬丘比丘的盛名而去祕魯旅行。在2008年與2009年交接的時刻,我選擇「走」上馬丘比丘,從印加古道走四天三夜上馬丘比丘是出發前唯一確定的行程,至於其他行程諸如去哪裡、做什麼、住哪裡都抱著到時候再說的心態。

很倉促的飛去祕魯、沒有太多的心理與生理準備,只帶著一包預防高山症的藥diamox。在台灣的時候,曾想過要不要稍微做體訓,不過因為自己的懶惰、以及出發前不斷湧來的事情,所以也沒做。去祕魯前的一個禮拜,沒心理準備的跟幾個朋友去四稜溫泉,從北橫公路旁陡上陡下、氣喘吁吁,帶我去的劉大哥說:「筋骨拉開,下禮拜你去健行應該沒問題啦!」

整體來說,印加古道比四稜溫泉好走,只是要走得路長了點,總共49.5公里,山徑在3000~4000公尺的高度盤旋,總共有5000多個石階,最高的地方是4200公尺,只要能克服高山反應,慢慢走一定可以走完。

以上文字說起來輕鬆、想起來可執行,但真正走起來,還是有許多意志力的考驗與內心的掙扎。在喘息之間,不免會問自己:何必自討苦吃走上來。

一般旅人前進馬丘比丘多選擇從庫斯科搭火車,再轉搭觀光巴士上山,整趟行程一天就可以解決。但一想到以往的印加人可是走著山徑到馬丘比丘,就讓我對步行上山充滿了神往。來不及參與過去的印加神采,至少也可以用身體體會他們曾走過的路徑。

走去馬丘比丘的想法其實是上一個世紀就有的念頭,當我走完尼泊爾安那普納兩個禮拜的山徑後,對於長天數的健行非常著迷,當時就很想飛到地球另一端的祕魯,一路走去馬丘比丘。不過興頭被狠狠潑了冷水,那時候認識一個攝影師,他說,他在1990背著攝影包爬印加古道時被持槍搶劫……。嚇得我把去祕魯的念頭沉進腦海最深處。

這幾年,聽聞幾個朋友去祕魯,鮮少聽到「很危險」、「很恐怖」的字眼,再加上妹妹在南美洲工作,去祕魯的念頭又開始萌芽,斷斷續續研究印加古道,發現這條古道在旅遊情境上其實有很大個轉變。祕魯政府為了保存世界遺產、也為了維護印加古道的旅遊品質,這幾年已經規定觀光客不行自行上山,一定要透過當地旅行社的安排,每天只能有五百人走古道、每年二月則是整個山徑淨空的時間,觀光客不能前往健行。

這樣的規定大幅降低旅人在印加古道走失的機率,不過「透過旅行社」的安排也大幅提高印加古道健行的成本(相對也增加在地人的工作機會與觀光收益),四天三夜的健行我花了我上萬台幣,是祕魯旅程中最昂貴的一段路。花四天三夜爬上馬丘比丘比坐火車一天來回貴了好幾倍!但,這是值得的,要不然怎會在被視為雨季的十二月,仍有大批遊客上山,甚至有好幾天都是滿額五百人的狀態。

在當地旅行社的安排下,我們這一組總共六個人上山,一個愛爾蘭人、一個利馬人、一個芝加哥人、一個威爾斯人、我妹與我。但跟著我們上山的工作人員多達十二人,除了登山嚮導,還有廚師、挑夫,每天傍晚抵達營地,工作人員早已將帳篷搭好、熱茶燒好,旅人可以放鬆的休息。每日的三餐則是讓人最期待的時刻,大廚總是變出不同的菜色,從前菜到主菜到甜點,每一道都非常美味,完全沒有野營的簡陋。每到吃飯時間,我都開心的忘記自己爬得有多狼狽。
(我會選擇比較昂貴的健行團有很大的原因是他們給挑夫的薪水比較高,而且嚴格規定旅人付費給挑夫背的行囊不能超過九公斤,對挑夫的健康較注重。其二,聽說這個昂貴團的廚師很厲害,三餐很好吃。)

49.5公里的山徑,大多是石階,大半的石階落差很大,所以走起來會很辛苦。第二天一路爬上四千二百公尺的陡坡與第三天有將近3小時連續下坡的石階,現在回想起來,仍然頭皮發麻。這段山徑一般都是安排四天三夜的健行,但每年二月在地人舉辦的馬拉松比賽裡,參加者都是在一天內走完,去年的冠軍是一個挑夫,他只花了三小時45分鐘就完成。

在喘息之間,經過了幾個大大小小的印加遺跡,穿梭在房舍的格局之間、遊走在梯田的層次中,能鮮明的體會五百年前的生活。尤其穿過大大小小的古城,最後要走進馬丘比丘這個老城時,更能明白這些大小城鎮何以如此布局,以及他們跟馬丘比丘的關係。因為實地走過,所以可以理解建築在山崖上的馬丘比丘它險峻的戰略位置,它不易被「看見」、很容易被雲或地形遮掩,也因此更凸顯它的神祕。

我們的運氣很好,在雨季健行卻沒碰上大雨,沿途的氣候是舒服的,最後一天走到馬丘比丘時,天空晴朗的不可思議。馬丘比丘的格局沒有想像中的巨大,但因為是花了四天才走到,看這個古城的情緒分外不同,再加上一路上聽嚮導講述著印加文化、生活與歷史,站在古城中比較能和五百年前的歷史接上線,共鳴感特別強烈。

以為「爬山」的喘吁吁終點就在馬丘比丘結束,怎料愛爾蘭人指著比馬丘比丘高很多的另一個山頭HUAYNA PICCHU說:「從那裡看馬丘比丘的世界特別好,我父母親七十多歲,去年就有爬上那裡,你們一定可以!」看到陡峭的石壁山頭,我的兩腿開始發軟,但一聽到七十多歲的人都爬得上去,自己不硬著頭皮爬好像也說不過去。再加上登山嚮導又補了一句:「爬到HUAYNA PICCHU,你會清楚的看到馬丘比丘的地形有險峻。」Huayna Picchu不是很好爬,幾乎是要四肢並用才能爬到,不過爬山這件事就是如此,一步一步走,總會走完,一切只是遲早的問題。不過當癱在Huayna Picchu的亂石頂上,看著下頭馬丘比丘完整的格局,旁邊的曲折山徑、河谷全在眼前,四天下來的疲憊隨著高山上的清風一起飄散。

最後,搭著馬丘比丘門口的觀光巴士,到三十分鐘之遙的熱水鎮(aguas calientes),從熱水鎮可以搭火車回到庫斯科。熱水鎮,顧名思義,就是有熱水、有溫泉的地方!之前有朋友跟我說,他覺得熱水鎮的溫泉普普,沒太大的興致。不過對於四天沒洗澡的我來說,一聽到熱水、溫泉,當然不管三七二十一的衝去泡湯。我們一行人每人花10元祕魯幣(台幣100元)去感受馬丘比丘山腳下的溫泉。當全身浸泡到暖呼呼的溫泉時,幾天下來的疲勞瞬間溶解,許久沒泡湯泡得那麼過癮,或許是因為體力消耗到極致,當碰到溫泉水時,有如被天堂圍繞。熱水鎮溫泉的價值,只有花了四天三夜走到馬丘比丘的旅人才懂。

在熱水鎮的小酒吧,喝著三杯15元祕魯幣(150元台幣)的調酒(majito、自由古巴、pisco sour)等著火車,四天三夜的健行彷彿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儘管早上還在Huayna Picchu喘得要岔氣,但在cozy的酒吧裡,那一切有如五百年前發生的事情。一年,就在激烈的喘息間結束,馬丘比丘清新又古老的空氣,引著我,走進2009。

5 comments:

Joy said...

聽妳講得我都想去!Joy

樂摩卡 said...

請問你是幾月去的呢?

Internet business at home automated system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
aphasia said...

12月去的

Katy Chang said...

Lily, 我是現在住在Buenos Aires的Katy,本來覺得去Machu Pichu的行程不便宜,沒特別打算要去,但看了妳的po文,讓我覺得不去太可惜了!Thanks for sharing!